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苍黄引 第二十章 要命的破绽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0:21

苍黄引 第二十章 要命的破绽

血台上。

屠月与卫阳,俱是以玄一境气势锁定对方。

体内,震荡渐渐消失,翻涌的气血逐归平静。

自从两人站上血台后,屠月仅对卫阳説过一句话。屠海的提醒,让她很警醒。而卫阳更是一语不言,他的心神,已全部投入到战斗中,这是他一惯的战斗风格。

卫阳凝住对面干瘦的屠月和她手中的衍武剑。

方才那一回合,在他心底电闪而过,双眸,寒光闪烁:“屠月的速度,不比他慢。衍武剑下,破绽,意味着死。”

此刻,屠月那双阴幽的目光,紧盯着卫阳,心念数转。

“卫阳的修为并不比我差,有diǎn难缠。现在,仍不知卫阳是不是精修有九品武技?看来,我必需要逼出他的底牌。

若卫阳没有精修九品武技,只要他露出一丝破绽,凭借衍武剑,我即可重创于他,在血台之上,光明正大杀死他。”

屠月深深吸口气,双目中,狠戾之光忽闪即收,缓缓扬起衍武剑。

蓦然。

身形一颤,屠月动了,站立处,一尊残影,渐淡淡逝。双足离地不足寸余,精瘦身影,倏然闪至卫阳身前,手中的衍武剑幻起无数道剑影。

融入了屠月全部势意的衍武剑,震颤虚空,嗤嗤声响成一片。锋锐过处,虚空,已仿若成了支零的碎片,如枯叶般,片片飘舞,零落在风尘中。

血台下的人群中,有人不禁惊呼:“八品剑技!玄一境就是玄一境,八品剑技,从屠月手中使出来,威力竟然如此强大。”

曾见过屠月战斗的人,更是惊叹:“这是‘零落风尘’剑技。”

此刻,卫阳双眸中,尽皆是忽闪而至的漫天剑影。剑影破空声,震荡双耳。剑锐的冷冽,已然是威压肌肤,冰凉浸体。

卫阳也不禁暗叹一声强,身躯陡然一动,身影平移近丈,已脱离“零落风尘“的威力范围。

赤金刀颤起近百道刀影,避开剑影,裹挟着强劲锋芒,斩向屠月。

斩向卫阳的剑影,忽地一顿,又一颤,那些剑影,又迎向扑体而来刀锋。

“锵,锵,锵,……”

刀剑虚影皆是一滞,相交的刀剑虚影,竟然发生阵阵金铁之声,一圈圈的透明涟渏回荡在虚空中,搅动起乱流。

不待屠月变势,卫阳突然飙闪向屠月。

虚空中,骤显无数的赤金色刀辉,挟着狂霸的劲芒,如影一般,追着屠月。

卫阳施出了他的八品刀技“影乱”。

刀锐若影,乱割虚空,罩向屠月。

屠月心神微凝,衍武剑却一刻不停,刹那间,万千的剑芒疾冲刀影。

一时间,血台之上,刀影剑影漫空闪逝,金鸣之声,声声不绝。

……

血台下。

人群对血台上眼花缭乱的激战,如醉如痴,连镇主大人也深陷其中。

屠家众人,不再是战前那么从容,忧急之色,充溢在众人双眸中。近一个时辰的战斗,两人皆已带伤。卫阳出人意料的战力表现,让屠家人紧张不已。屠月,对屠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屠山看着台上势均力敌战斗,转头低声对坐在身侧的屠海道:“海哥,你吩咐那拨人做好准备,务必一击建功。”

屠海微微颔首,侧身向一人耳语几句后,目光又回到血台上的激战中。

月牙寨,族长家。

几位五六十岁的男女族老与族长围坐在一起。连出猎刚回没多久的武雀,也豁然再在坐。武雀是月牙寨猎兽队队长,玄一境修为。其他几位族老是固魂境高手。

在盏茶时间前,唐刀,带着雪素颜与霜粒儿,紧赶慢赶,回到月牙寨,交待了雪素颜和风瑶影后,又急忙去了族长家。

“族长,武大叔,各位族老,事情就是如此。”

此刻,唐刀将卫阳与屠家发生的血战,从头至尾説出。然后,唐刀还将他与卫阳与几人商讨的计划,一并説出。

众人听后,皆陷入沉思。

武雀看向众人,有些疑惑:“屠山不是以他魂胆起誓了么?他还敢派人狙袭卫阳几人?”

族长沉声道:“魂胆之誓,只是一个传説。老夫活了几十年,我还未听説过有谁因破誓,而被誓言碎胆逝魂。为万全起见,老夫还是觉得按卫阳xiǎo刀他们商讨的计划做。”

“族长,您説,这一次,我们月牙寨怎么做?”一位男性族老双目含怒,对着族长岳泉林大声道。这是王林族老,他听了唐刀所説,也愤怒得已顾不上礼仪了。

族长沉吟良久,对着回头镇方向叹道:“屠山的野心,还是那么大。月牙寨虽无害人心,屠家却有并我意啊。也罢,我月牙寨就再斗一斗屠家。”

……

回头镇,血台之上。

保护禁制上,余波未消。

屠月与卫阳,刚经过一次最强烈的碰撞。

此刻,他俩一人据守一角,喘着粗气,双目皆紧紧注视着对方。两人的衣衫,皆被锋锐划破,血红浸染。

卫阳余光看着刀背上的豁口,豁口几乎有刀背一半深。这是方才刀剑相迎中,留下的战果。即使是卫阳将势意完全包覆相迎处,依然挡不住九品的衍武剑

“近两个时辰的战斗,我的灵元,已耗失一半。相信,屠月也不比我好过。屠月终究是晋入玄一境已久,至今,竟还不露一丝破绽。”

“破绽?若以xiǎo破绽,换取屠月的出现大破绽呢?”卫阳双眸锁定屠月,不断转动心念。

此时,屠月当然不好过,丹田灵元耗损过半,而且,她比卫阳大上二三十岁,武体力量怎可比得上正当壮年的卫阳。

双眸中,屠月阴戾之气更盛,心底暗自发狠:“卫阳,算你狠。至今,你居然还不露底牌。今天,老娘跟你拼上了,看谁先露出破绽。”

屠月可不相信卫阳除了那门八品刀技外,未修炼其它的高品武技。而她,连作为底牌的屠家九品剑技“舞翩跹”都已施展出来,也仅是让卫阳加重了一些伤情。

骤然。

卫阳寒光暴溅,身躯一颤,一串串残影,向屠月狂飙而去。卫阳主动发起了了攻击。

赤金色的刀影,泛滥虚空。

瞬息间,无数道刀辉已完全笼罩住屠月的四面八方,破空声裹着狂野的刀势刀意,在虚空中,掀起阵阵气流涛浪。

刀锐若影,切乱屠月身处的那片虚空。

“卫阳,你翻来覆去使你那门八品刀技,当老娘给你陪练啊,恶不恶心人。”

屠月见卫阳的“影乱”刀技的锋威再次临身,心底不禁又咒骂起来。

忽然,疾射而来的卫阳,赤金刀出现一丝凝滞,无数刀影忽顿又起,只是有丝散乱。

“卫阳持刀右手的伤情在加重?刀技也出现一丝破绽?”

屠月双眸一亮,在她施展“舞翩跹”剑技时,确曾伤到过卫阳持刀的右手。

破绽稍纵即逝。

当卫阳已意识到时,身形猛地一停,旋又向侧疾闪。

虚空中,刀影豁然消失。只有“影乱”余威,依然冲击向屠月。

忽然,一道土黄色的剑影,疾斩向卫阳左胸。屠月对自己也狠,硬抗住“影乱”的余波冲击,飙身剑出,突袭卫阳。

卫阳身形未稳,忽见衍武剑倏然而至,赤金刀背猛然磕向这道剑影。

剑影尚不及体,剑势突地又变,奔向卫阳持刀的右臂。卫阳已不及闪避。

刹那间。

“噗哧。”

一声轻响,衍武剑已穿透卫阳右臂。

屠月心头大喜,想震剑横切,剑身已被卫阳以强大的势意紧紧禁锢住。

卫阳眸色不变

,宛似预料一般。

陡然。

卫阳身影往前一窜,与屠月间的距离,不及尺余,他的双眸里,寒意凛然,充溢着淡淡的蔑视。

忽地,一道银白光影突显虚空。那道银白,是屠千非的曜野剑,在往前一窜时,被卫阳如电般取出,斩向眼前的屠月。

屠月大惊,向后急闪。然而,卫阳身形却如影随行,保持着尺余距离。

霎时,那道银白已临屠月头dǐng。

屠月闪电般撒手松开衍武剑,身躯后仰,提膝dǐng向卫阳下丹田,双臂凝聚势意,迎向倏闪而至的银白。

“噗……”

屠月右臂应声而断,银白仍不停,斩切向左臂。被卫阳贯注势意的八品重剑,屠月玄一境的怎能挡住,即使她双臂也凝聚势意,也是枉然。

“呯。”

刹时,两人膝膝相撞,又被巨大的反冲力,向后疾速推移。

“啊……”

此刻,屠月断臂之痛,才深入神魂,发出凄厉尖叫。

骤然,卫阳身影倏闪。

“噗哧。”

赤金色刀影忽显在屠月心脏处,穿体而过。

“砰砰砰。”

眨眼间,近十道腿影,印在屠月下丹田和中丹田上。

屠月凌空飞出,砸在血台保护禁制上,反被反弹坠落在血台上。

卫阳将屠月的灵元气海和剑胆毁掉,即使她能活下来,也如屠千坚屠千纤兄妹那般,成为一个废人。

“为什么?”

屠月艰难翻转已然变形的身躯,看着卫阳。

卫阳注视着地上的屠月,他明白屠月问的什么。双眸里,寒意渐逝。缓缓拨出插在右臂上的衍武剑,淡淡道:“那个破绽,是我故意露出来的。”

“破绽,要命的破绽。”屠月喃喃低语道,口中,鲜血狂涌。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冉茂兰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看病怎样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李季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怎样坐车最快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陈亚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