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天影之门 第一百八十四章 潜行

发布时间:2020-01-17 00:10:13

天影之门 第一百八十四章 潜行

看起来似乎空无一人,虽然他们可以听到对面的房间传来粗鲁、醉醺醺的笑声。

是龙人。大伙静悄悄地,偷偷地溜进这条幽暗的走廊。

韦德站在他命名为机关房的房间里,全心看着小光球所照亮的走廊。

炊德人开始觉得气馁起来。这是种他不喜欢的感觉,就像他有一次吃了一整个从邻居那边拿来的绿番茄派的感觉一样。

直到现在为止,气馁和绿番茄派这两种东西都还会令他有呕吐感。

“一定有路出去的!”坎德人说。“他们一定得常常上来检查这个机关,或是上来欣赏,举办导览什么的!”

他和艾文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在走廊里走来走去,爬过错综复杂的铁链。

他们什么都没找到,这附近地方似乎早已被人遗弃,并且满满覆着一层灰。

“说到光亮。”老法师突然说,虽然他们根本没谈到这个东西。

“看看这边。”

泰索柯夫照做了。就在靠近通道入口的地方,微弱的银光从墙壁底端的一道裂缝中渗出。

他们可以听见吵杂声,而后光越来越亮,似乎底下的房间亮起了火把。

“也许那条路可以出去。”老人说。

韦德轻手轻脚地跑过去,跪下来向细缝里窥探着。“快过来!”

两个人看见了一个巨大的房间,里面的装饰极尽奢华之能事。

几乎在猛敏那控制底下的一切豪华装饰、摆设,全被运到这来点缀龙骑将的房间。

一个华丽的王座放在房间的尽头。稀有、无价的宝贵银镜环绕着整个房间,借着特殊的摆设。

每一个发抖的俘虏不管在这个房间中怎样移动,都只会看到龙骑将那狰狞、有角的面具瞪着他。

“那一定就是他了!”韦德压低声音对艾文说。

“那家伙肯定就是猛敏那大王了!”

坎德人敬畏地深吸一口气,“那一定就是他的那只红龙——烈焰。吉尔赛那斯对我们说过,就是他杀了维洛所有的精灵。”

烈焰,或是派烙斯(他真实的名字是个秘密,只能让龙人,或是其他的龙类知道。凡人是无缘得知的。)是只古老而且巨大的恶龙。

派烙斯是黑暗之后赏赐给她牧师的礼物。事实上,派烙斯是来监视猛敏那的,因为后者对于发掘古老真神的真相已经有些接近偏执的恐惧。

坎德拉每位龙骑将都拥有一只龙,但不见得都是如此的强大及聪明。

因为派烙斯另有任务,一个直接由黑暗之后指派给他的任务,连龙骑将都不知情,只有恶龙们知道真正的实情。

派洛斯的任务是搜索安塞隆大陆这地区,搜索一个人,一个拥有着许多名号的人。

黑暗之后称呼他为永恒之人。恶龙们则叫他绿宝石之人。他的人类名字叫做贝伦。

也就是因为对这人的搜捕,才会让派烙斯此刻强忍着回巢穴午睡的想法,出现在龙骑将的房间中。

派烙斯收到通知,托马斯。投德抓到两个囚犯前来接受审讯,贝伦或许就是其中之一。

所以,每一场审讯它都会现身,虽然对他来说十分无趣。

只有一点,派烙斯觉得有意思些,那就是猛敏那把俘虏‘喂龙’的时候。

派烙斯躺在这个庞大房间的一侧,完全地占领了那角落。

他巨大的翅膀折叠在身旁,每一次的呼吸都有如诛儒制造的蒸汽引擎般的让身体颤动。他不小心打了个瞌睡,舒服地轻轻翻了个身。

一个珍贵的花瓶掉到地板上砸了个粉碎。猛敏那正在研读威灵顿的地图,不禁从书桌前抬起头来。

“在你把这地方全部捣毁前,赶快给我变身!”他大吼。

派烙斯睁开了只眼睛,冷冷地看着猛敏那一阵子,然后不情愿地念出一句魔法。

巨大的龙开始像影子般地闪烁着,然后慢慢地凝聚、集中成一个男子的的身形。

瘦削,一头浓密的黑发,脸型单薄,有着一双闪闪发光的红色眼眸。

穿着红袍的人形派烙斯走到猛敏那王座前的桌子旁,坐了下来。他交叠着双手,用无法掩饰的轻蔑态度看着猛敏那壮硕,肌肉则结的背部。

门上传来一阵搔爬声。

“进来!”猛敏那心不在焉地说着。

一个龙人守卫领着托马斯和他的俘虏进来,然后关上巨大的铜门。

猛敏那头也不抬地专心研究他的战略,让托马斯着实等了好一会儿。

之后,他瞥了托马斯一眼,步上了王座的台阶,台阶是特别模仿怒张的龙口所雕刻的。

猛敏那看起来无比的威严。他高大、壮硕的身躯穿着穿着深蓝色、镶着金边的龙鳞甲。

狰狞的龙骑将面具这着他的脸孔,以一种少见于壮硕之人身上的优雅姿态,靠着王座坐了下来,带着手套的手怜惜地抚摸着身边一个黑色镶金的钉头锤。

猛敏那不耐地看着投德和他的两个俘虏,他知道投德是为了弥补他上回放走那名牧师的罪才抓来这两个俘虏。

当猛敏那从他的龙人口中得知一个符合描述的女子从车队里逃了出去后,他便非常的生气。

投德差一点就为此而送命,但这个大地精特别擅长求饶和哀号,所以才逃过一劫。

今天猛敏那本不想接见这家伙,但他心里有种不安,烦躁的感觉,仿佛他所统治的领域出了问题。

就是那个该死的牧师!猛敏那想。他可以感觉到她的力量越来越接近,让他感到紧张和不安。

他专注的观察着投德带来的两个犯人。确定没有人符合那些逃出沙克沙罗斯人的外貌,猛敏那不禁在面具后皱起了眉头。

派烙斯对这两名囚犯的反应则是完全不同。

变身后的恶龙从椅子上微微站起身来,瘦削的手紧抓住黑檀木的桌子,竟然在上面留下了手印。

它兴奋地几乎发抖,好不容易才强迫自己冷静地坐下来。只有他有如燃烧着火焰般的双眼,透露出他看到这两个犯人时的激动。

其中一个囚犯是个溪谷矮人,事实上就是塞斯顿。

此刻他手脚都被链条锁住,几乎没办法走路。只得踉跄地走向前,害怕地跪倒在龙骑将的面前。

另一个犯人,那个让派烙斯如此激动的家伙是个人类男子,穿着破烂,只呆望着地面。

“你为什么要拿这两个犯人来烦我,托马斯?”猛敏那大吼道。

投德全身的肥肉都开始颤抖,困难地吞咽着,马上开始辩解。

“这个犯人……”大地精踢了塞斯顿一脚,“是放走维洛那群犯人的家伙,至于这个犯人……”

他指着那个人类,后者一脸茫然地抬起头,“被发现鬼鬼祟祟地在盖特威游荡,如您所知,那里已经变成了军事禁区。”

“那又何必要把他们带过来?”猛敏那大王不耐烦地问道。“把他们和其他的人一起关在矿坑里就好了。”

投德开始给巴。“我想那个人类也……也……也许是个间……间谍……”

龙骑将重新打量着那个人类。他身材很高,看来大约五十岁上下。

他的头发全白,脸上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看起来却饱经风霜,刻划着岁月的痕迹。

他的衣服看起来像是个乞丐,搞不好本来就是,猛敏那不耐烦地想:他看起来没什么可疑之处。

除了他的眼神看上去十分的明亮、年轻。他的双手看起来也像是个年轻人的。

也许有精灵的血统……

“这个家伙是个弱智。”猛敏那最后说。“瞧他像条离开水的鱼一样瑟瑟发抖。”

“我猜他……呃,又聋又哑,大王。”投德说,他开始流汗了。

猛敏那皱起鼻子。连龙盔都没有办法挡住大地精身上的臭味。

“所以你抓住了一个溪谷矮人,以及一个又聋又哑的间谍?”猛敏那讽刺地说。

“做的好,投德。你现在应该还可以帮我采一盆花来吧。”

“只要那是您的命令。”投德严肃地鞠躬。

猛敏那禁不住在头盔底下笑了起来。投德真是只有趣的小动物,可惜他学不会洗澡。猛敏那挥挥手,“退下,全部都退下。”

“该怎么处理这些囚犯呢,吾王?”

“今天晚上就拿溪谷矮人来喂烈焰。把你抓到的间谍带去矿坑。

要特别小心他——他看起来很厉害呢!”龙骑将哈哈大笑了起来。

派烙斯紧抿着双唇咒骂猛敏那的愚笨。

投德再度行礼。“你!快来!”他大吼着拉着囚具,男子步履瞒册地跟着他。

“还有你!”他用脚踢着塞斯顿,但却没有用,溪谷矮人一听到自己就要被恶龙给吃了,早已一头昏了过去。一个龙人走进来将他抱走。

猛敏那走下王座,走到桌前。他把地图卷了起来。“叫双足亚龙把计划送去!”

他命令派烙斯。“我们明天早上就飞去摧毁威灵顿,随时准备出发、”

巨大的铜门在龙骑将身后关上,仍保持着人形的派烙斯站了起来,不安地在房间里踱步、门上再度传来了搔爬声。

“猛敏那大王已经回到卧房去了!”派烙斯对这样的打搅感到十分不悦地大喊道,门打开户一条缝。

“我想见您,大人。”一个龙人低声说道。

“进来!”派烙斯命令道。“小心点。”

“叛徒的工作十分的顺利,大人!”龙人轻声说。“他只能偷偷溜走一下子,免得他们怀疑。但他已经把牧师骗了进来——”

“我管那个牧师干嘛!”派烙斯大吼。“这个消息应该报告给猛敏那知道!不!

等等……“恶龙突然停了下来。

“我遵照您的指示先来见您。”龙人抱歉地说,准备马上离开。

“别走!”恶龙举起一只手命令道。“这个消息对我来说还是有价值。跟牧师无关。更重要的是……我得和咱们的间谍见个面。

今晚把他带到我的巢穴中。不要通知猛敏那。时候还没到。他说不定会坏事。

“派烙斯脑中飞快地转着,阴谋逐渐开始成形。

“猛敏那现在只管关心威灵顿就好。”

龙人离开房间之后,派格斯又继续踱着步,不停地揉搓着双手,脸上露出无聊的神情。

“不要动手动脚,你这个鲁莽的男人!”卡拉蒙捏着嗓子说,一巴掌打在依班偷掀他裙子的手上。

女人们看到眼前这滑稽的景象,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罗伯特则没这么乐观,他正紧张地看着门口,担心警卫会因此而起疑。

马丽塔看见他担心的神色。“别担心那些守卫!”她耸耸肩说。

“这一层只有两个守卫,大部分的时间他们都醉醺醺的,在大军出发之后更是变本加厉。”她放下手上的女红抬起头来,看着这些女子。

“可怜的小东西,能让她们开怀大笑总是好的。”她柔声说。“已经好久好久没有事情值得她们开怀大笑了。”

这个牢房里一共挤了三十四名的妇女,马丽塔说一旁还住着六十多个。情形糟到让他经历练的众人也感到吃惊。

地上只是简陋地铺着稻草。妇女们除了几件衣服外便身无长物。她们只有每天早上的时候,可以出门去活动活动筋骨。

剩下的时间只能看到龙人们穿着的制服。虽然她们只被关了几个礼拜,但每个人的脸色都十分苍白,加上营养不足,身体更是极度的虚弱。

罗伯特放下心来。虽然他只认识马丽塔几个小时,但他知道应该相信她。

大伙冲进牢房时,是她安抚了这些惊煌的妇女。是她静静地听着他们的计划,并且同意这的确值得一试。

“我们的男人会跟着你们。”她告诉罗伯特。“但那些高层追寻者会带给你们麻烦。”

“高层追寻者议会?”罗伯特吃惊地问,“他们也在这里?是囚犯吗?”

马丽塔皱着眉点点头。“这就是他们相信这个邪恶牧师的代价。

但他们不想离开,他们没有理由呀!龙骑将不让他们在矿坑里工作!但我们和你们站在同一边。”

她看着四周,每个人都坚定地点着头。“只有一个条件,不能让孩子们陷入危险之中。”

“这一点我无法保证。”罗伯特说。“我不是好战成性,但我们或许要打败一只龙才能够找到他们——”

“和一只龙战斗?你是说烈焰冲击???”马丽塔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深圳博爱曙光激光美白牙齿
长春专科银屑病医院哪个权威
贵州专治癫痫的医院
癫痫病治疗医院泉州哪家好
中山哪家妇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