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校草制霸录 三、近猪者痴

发布时间:2019-09-25 21:33:52

校草制霸录 三、近猪者痴

第二天江水源起了大早,不用任何人催促便主动刷牙洗脸,还对着镜子梳‘弄’自己的头发。。:。阅读看见江水源居然在“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着实又让陈芳仪大吃一惊,连忙对江友直道:“老江,看到么?儿子知道自己洗漱了!”

江友直闻言有些感慨道:“毕竟长大了!”

陈芳仪可不像江友直那么思虑单纯,当下摇头低声説道:“不对劲!昨晚上儿子主动洗头我就觉得蹊跷,现在又自己对着镜子捯饬,你説儿子该不会是早恋了吧?”

江友直推推眼镜:“会有人看上咱儿子?”

“説的也是!”陈芳仪情不自禁diǎndiǎn头,旋即又摇头道:“不对,没‘女’孩喜欢咱儿子,咱儿子可以偷偷喜欢别的‘女’孩子啊!这叫什么来着?”

“单相思?暗恋?”江友直不愧是教育工作者,对于这方面‘门’儿清。

“对对,叫单相思、暗恋!”陈芳仪连连diǎn头,然后郑重而又略带威胁的语气説道:“老江我跟你説,水源成绩虽然不是很好,但是努力努力还是能考上淮安府中的。你在学校里可要看好水源,没事多跟水源班主任、任课老师沟通沟通,别让他搞那些歪‘门’邪道,干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水源真要是考不上淮安府中,以后可有你受的

校草制霸录  三、近猪者痴

!”

江友直皱皱眉头:“水源就是主动洗了个头、刷了回牙而已,用得着那么小题大做么?你也知道马上就要中考了,他又处于青‘春’叛逆期,‘弄’那么大动静干什么?不是成心不让他安心复习考试么?再説了,‘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只要水源不影响自己学习、不影响人家‘女’孩子,我看咱们最好还是别多管闲事!”

江水源不管父母亲如何拌嘴,飞快吃完早饭,然后夹起书包飞快冲出家‘门’。话説昨晚做完作业后江水源并没有马上睡觉,而是再次打开电脑查询有没有从丑八怪变成‘花’美男的简易教程,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让他在浩如烟海的络资源中找到一本帅哥速成宝典。经过潜心研究,江水源发现了几条眼下简便易行的修炼方法:

一是好好学习。诚然身材、相貌是决定帅哥的根本条件,但在此之外还有不少加分项目,比如良好的家境、出众的才华、优雅的谈吐等等,小则可以镶嵌一道神圣的金边,大则可以把自身魅力放大数倍。尤其是书中的一句话差diǎn让江水源彻夜难眠:“如果説金钱、权力是男人一生魅力的重要组成部分,那么对于在校学生而言,优异的成绩就是他们最吸引人的勋章!”下午那群‘女’生赞誉韩赟不就有“学习好”这一条么?而讥讽自己不正因为自己是凭教职工子‘女’才侥幸入学的么?

二是认真装扮,其中包括时新合体的衣服、新‘潮’流行的头型、贵重雅致的饰物等等。据江水源对执掌家中财政大权的母亲的了解,要想从她手里拿钱来买衣服、饰物几乎完全不可能,除非自己的成绩能大有起‘色’!説到底这还是要归结到上一条。

三是近朱者赤。俗语説得好:“跟好人学好人,跟坏人学坏人,跟着巫婆跳大神。”若是文雅一diǎn则叫“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但大体意思差不多,就是跟什么的人在一起久了,你也会变成什么样的人。如果你的身边都是帅哥呢?据传言称,刚出生的婴儿第一眼看到谁,以后就会长得像谁。尽管年龄大了效果不大明显,可是长期耳濡目染之下,应该还是多少会有些收益的!

正是基于以上三diǎn,江水源决定早些上学把理论付诸实践。

“蚊子、小赟子,上学啦!”江水源在楼下叫道。

“猴子,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很快杜文可捧着饭碗从三楼阳台上探出身子。

“有几道题不会做,准备早diǎn去学校问问同学。”江水源自然不会説出真实原因,便随口扯了个谎,“小赟子怎么还没动静?不会睡过头了吧?”

説话间韩赟拿着一盒牛‘奶’走了出来,或许是赶时间,头发都没怎么梳理,显得蓬松凌‘乱’。但是走出楼道那一刻,早晨明媚的阳光照在他英俊白皙的侧脸上,顿时青‘春’之气迎面扑来。果然帅哥无论怎么打扮都是帅气‘逼’人啊!江水源心里忍不住喟叹道。

在一瞬间,昨天晚上通过阅读帅哥速成宝典才辛辛苦苦树立起来的拼搏决心差diǎn就此崩坏,江水源默念无数句“没有内涵的帅哥就是绣‘花’枕头,我一定可以变成帅哥”才勉强维持道心不破。

韩赟笑道:“你又凭空污人清白,我什么时候睡过头过?对了猴子,昨天你摔了一跤,不碍事了吧?”

江水源伸伸胳膊蹬蹬‘腿’:“早没事了!贫僧昨晚回去之后便以千年血竭、万年龙骨与天山雪莲、东北老参等天材地宝炼成生生再造丸,功效比传説中的黑‘玉’断续膏、天王保命丹犹胜一筹,虽不能起死回生,但断臂重生、丹田再造完全不在话下,对于普通伤筋动骨、跌打损伤更是‘药’到病除。瞧我现在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小赟子,你想试试么?”

“滚,你还是自己留着下回继续用吧!”韩赟虚踹一脚,“话説马上就要模拟考了,江老师有没有给你开小灶划重diǎn啊?有的话可要记得资源共享啊!”

提到学习江水源顿时神‘色’一整:“有资源的话我什么时候吝啬过?不过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什么脾气,根本就是油盐不进的顽固死硬分子,每次问他考diǎn要么一推四五六,要么就説背牢概念规律化学式。他也不想想,化学本来就有‘理科中的文科’之説,若是咱们都把概念规律化学式背牢了,还用去找他划重diǎn么?还是你们家韩叔叔好,每次考试前都给你查遗补缺!”

韩赟撇撇嘴:“好个‘毛’线,他就是变着法子给我补课!什么时候我老爸能像你们家老爷子那样开明宽松,那该多好呵!”

看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很快杜文可也丢下饭碗跑了下来:“哟,猴子,老夫看你‘精’神饱满身体强健,体内沉疴伤病尽去,是不是昨天晚上偷偷修炼了老夫传给你的法诀?如此一来老夫便与你有师徒之情,磕头敬茶等虚文俗礼就免了吧,不过逢年过节要记得给老夫孝敬diǎn礼物才行!”

尽管江水源依然觉得“猴子”的绰号很刺耳,但比起昨天感觉已经好了许多,此时反‘唇’相讥道:“清明节刚刚给你烧过,你还想要?想要等中元节吧!”

韩赟不禁哈哈大笑,杜文可则叫嚣着“劣徒竟敢欺师灭祖,看为师如何清理‘门’户”四下追逐江水源。然而少年心‘性’就是活泼跳脱,两人很快就言归于好称兄道弟起来。就这样三人一路打打闹闹,勾肩搭背聊天説笑直接杀向学校。而在此期间,江水源少不得又多打量几眼有“班草”美誉的韩赟,希望能从他身上找到可资自己学习的优diǎn。

江水源和韩赟、杜文可都不在一个班级。三人进校分手后,江水源来到教室在自己座位上摊开课本,然后偷偷拿出一张纸压在课本下,趁着班上还没几个人开始胪列班上男生的姓名,还逐个diǎn评他们的长相,看看有无值得自己师法之处。

江水源所在的初三五班尽管学额是40人,但此外还有不少以各种名义临时‘插’班进来的借读生、择校生、‘交’换生等,总数早已突破五十人。而在这些人中,男生又占据大半,超过35人。要想像群芳谱、diǎn将录、冶游录或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又副册一样把这些人排出个一二三四、高下贵贱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江水源正写在兴头上,突然旁边伸出一个脑袋:“大清早你在这里忙什么?该不会是江老师给你开小灶出的试题吧?给我也看看!”

原来説话者正是江水源的同桌赵康夫,长得还算清秀,但平日里最为八卦,什么消息到他嘴里绝对会变成全班皆知的秘密。江水源闻声赶紧用胳膊掩住自己的桌面:“没什么,我在写作文而已!赵康夫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老师布置的作业写完了么?借给我看看!”

赵康夫明显不信,也没有中江水源调转话题的计谋:“写作文?我看不像,要是些作文怎么遮遮掩掩不给我看?该不会是给某个‘女’生写情书吧?我可看到密密麻麻一整页呢!给兄弟看看嘛,所谓‘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有小弟给您出谋划策,成功率肯定能增加十到十五个百分diǎn!如何?”他一边説着一边就开始动手要抢。

江水源极力护住自己的劳动果实,同时辩解加恐吓道:“这真是作文,不是情书!赵康夫,你干什么?不要‘乱’动!你要再‘乱’动我可就要报告老师,説你欺负同学、抢人东西啦!”谁知江水源越是掩饰辩解恐吓,赵康夫八卦的小火苗越是熊熊燃烧,手上的抢夺动作也越加用力。

就在赵康夫即将得手之际突然有人喊道:“班主任来了!”赵康夫顿时被打回原形,乖乖做回座位上拿起课本开始装勤奋宝宝。江水源不禁拍拍了‘胸’口,感觉自己是侥幸逃过一劫,却浑然没看见赵康夫不时瞟过来的小眼神。

锦州好的妇科医院
锦州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锦州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锦州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锦州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