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火影之路之阴阳师的崛起 第九章 教室里的议论

发布时间:2020-01-16 16:37:42

火影之路之阴阳师的崛起 第九章 教室里的议论

第九章教室里的议论“哎,你们説鸣人今天怎么没来啊?”

“怎么了井野?”xiǎo樱怪怪地看了一眼同伴:“这么关心他?”

“胡説些什么了你!”没好气地白了对方一眼,井野觉得自己的脸上微微有些发烫:“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

“是吗?我怎么觉得某人是关心别人啊在,呵呵~”xiǎo樱坏笑着。

“你你你别瞎説,我就是就是觉得鸣人挺可怜的,你説他是孤儿嘛。”

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人人都沉默着不再説话了。

“这不是他以前经常干的吗?他经常逃课啊捣乱啊什么的。”牙首先打破了寂静,“不过,倒挺对我的胃口的!要不是我怕老姐告状,我也早这么干了!”

看看牙正挖着鼻孔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井野瞪了他一眼:“什么嘛。”

“我倒是有些想法。”这时候,丁次瞅了瞅井野,xiǎo心翼翼地问道。

“你倒是説啊,我又不会吃了你。”井野彻底服了,想着自己有那么可怕吗?

“我觉得吧鸣人这样子可能和他是孤儿有很大关系的。你们想啊,正因为自己是个孤儿,一个人孤零零的多孤单。所以他这样子做,大家对他就可以多些关注嘛。”

“是这样吗?”听着丁次的解释,井野微微皱起了眉头,心头忽然有些不是滋味儿。

“你的意思是説,他想通过恶作剧的方式来吸引人们对他的注意是吗?”鹿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了起来。没等丁次反应,他又自言自语道:“这样来想,真是有很大的可能。”

犬冢牙看看鹿丸,又看向丁次,一脸的惊讶:“没想到,你这家伙整天除了知道吃外,还知道这些?”

丁次没有理他,自顾自地拿出一袋零食吃了起来。场面又静了下来。

一只xiǎoxiǎo的虫子盘旋着飞到了另一边,落在了油女志乃的身上,这个从来都是沉默不语的少年身边。

“唔”

犬冢牙第一时间扭过头,看向了静静立在一旁的志乃。

“根据我的分析,这个説法很符合漩涡鸣人。”志乃站在原地,高高的衣领加上厚厚的黑墨镜直给人一股浓浓的神秘感。

“装神秘!”臭着一张脸的牙呢喃着。

——“跟你折腾的这一上午。”伊鲁卡松开了抓着鸣人袖子的右手,望望天空叹着气。

“好快,都中午了哦。”

“是啊。”没好气地应了应,伊鲁卡説道:“这会儿再去第一训练场已经赶不上了,想必同学们都已经回家了吧。”

看了看静静站在原地,一声不吭的鸣人,伊鲁卡摇摇头:“我看,你也回家吧。今上午就算了,下午的课堂检测你可别迟到啊!听到没?”

鸣人苦笑,看来这老师对自己看得不是一般的严,这都是第十次强调了啊看到伊鲁卡准备离开的样子,鸣人忽然想到自己的住处还没找到的事情,赶忙上前拦住了伊鲁卡:“这个,老师啊,您现在没什么事情吧?”

奇怪地看了少年一眼,伊鲁卡回道:“没啊,你这是”

“噢对了!”鸣人睁着大大的眼睛,一本正经的説道:“老师,我害怕有人在路上欺负我,你保护我走一段路好吗?”

伊鲁卡的脑门上滴下一滴大大的汗珠,一脸的无语。

大白天的,你一个xiǎo伙子,有人会欺负你?

实在受不了少年“纯真无暇”的目光了,伊鲁卡呐呐地回道:“好好吧!”

也亏了之前找鸣人的时候问过他家的位置,离这里还不算太远,不然木叶村子可大着呢!

好吧,伊鲁卡机械地迈动着脚步,“保护”着楚楚可怜的鸣人走上了回家路

拐过一条巷道后,鸣人终于望见了一栋公寓,心里不由得舒了口气。

这下终于找到自己的住处了,话説这世上还能有比自己更奇葩的了吗?

“好了,到了。”伊鲁卡也终于舒了一大口气。抹去自己头上挂了一路的黑线,伊鲁卡转过头冲着鸣人笑笑:“你自己上去吧,老师就不去了。”

鸣人一脸的感谢,看着渐渐走远了的伊鲁卡,少年觉得这个老师还真是挺不错的!

“噢,对了!鸣人?”鸣人正要上楼,却不想远处伊鲁卡又回过身来,向他招着手:“你xiǎo子,今天下午的课别再迟到了啊!”

鸣人嘴角抽了抽。

走进公寓,轻轻推开房门,鸣人看着面前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房间,一阵的出神。

走到桌子跟前,鸣人晃到了堆在桌角的一xiǎo堆松果,眼神变得有些复杂起来。久久,才叹了口气:“真是苦了xiǎo松鼠了,这么长时间只能看着却不能吃。”

鸣人想到趴在老人墓前一下一下抹着泪珠的xiǎo家伙,摇了摇头。

“好了,接下来的几年里,就要住在这儿了。”眼神扫过整间房子的每一处地方,鸣人淡淡地説了一句。

——忍校门口,同学们拖着脚步迈进了校园里。

0317的教室房门大开着,教室里叽叽喳喳地乱成一团,与别的班级里死气沉沉一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铃~”

坐在座位上的牙耐不住寂寞了,凑过来信誓旦旦地冲着丁次露着白牙齿:“嘿嘿,我打赌!这节课漩涡鸣人肯定又要迟到了”

丁次还是一如既往的往嘴里塞着薯片,没空回答犬冢牙的问题。

牙深感无聊。这时坐在他右手边的油女志乃吭了一句。

“根据我的分析你这次是要输了!”

指指教室门口,等牙转头望过去的时候,他不禁爆出了粗口:“我靠!这什么情况?”

丁次眯着的眼睛也睁大了,愣愣的看向教室门口。随即,“扑哧”一笑。

只见教室门前,依旧是一身狩衣加直贯打扮的漩涡鸣人随着“铃铃~”声,正不急不缓地踏步迈了进来。

拖着宽大的袖子,鸣人直直地走向教室的后面。跟在他身后进来的,正是海野伊鲁卡。

伊鲁卡抱着几份文件,面无表情地走上讲台,心里却在不停地龇牙咧嘴。

这个鸣人,竟然问别的人自己在哪个教室上课!这也是恶作剧的一种吗?

教室里彻底的安静下来了,伊鲁卡放下手里的花名册,抬起头却看到鸣人站在班级的中间正挠着头。

眉头一皱,伊鲁卡问道:“怎么了,漩涡鸣人?快坐下,我们要上课了。”

鸣人一脸的不好意思:“可是,老师我坐哪儿啊?”

“纳尼?”伊鲁卡快要吐血了:“你原来坐的哪儿,就还坐那好了!”

伊鲁卡相信自己再和鸣人説一句话,自己很可能会气晕过去。

鸣人表面上一脸的不好意思,实则心里却在着急着。

我哪知道我原来坐的哪个位置啊?靠!这个问题得去问xiǎo松鼠去,以前来上课的可是他啊,我勒个去微微抬头,鸣人注意到了伊鲁卡的脸色有要从“波涛汹涌”向着“狂风暴雨”转化的迹象,硬着头皮随便找了处位置坐了下去。

犬冢牙望着不远处正坐下的鸣人,张着一张大口愣住了。

“怎么回事?这xiǎo子坐女生堆里去了?”

左右回头看了看同伴的反应,犬冢牙却是彻底失望了。这货们没一个有露出惊讶表情的。

该面瘫的面瘫,该吃薯片的吃薯片,该睡的睡与牙的失望不同的是,坐在牙前面几排的xiǎo樱和井野却在奇怪鸣人的打扮儿!

眼珠子毫不加掩饰地望着鸣人的身影,两个女孩正一句一句地讨论着。

xiǎo樱:“喂,你看鸣人那穿的什么衣服啊是?”

井野:“是哦,今天他换装束了哎”

xiǎo樱:“拖着那么宽的袖子,这家伙不闲麻烦呐?”

井野:“”

xiǎo樱:“昨天来上课是戴着睡帽,今天又换成这身行头,这家伙”

井野:“”

xiǎo樱奇怪了,收回望着鸣人的目光,看向身边的xiǎo伙伴儿:“喂,你”

井野咬着手指,脸上有些微微发红。

“你没发现吗?鸣人这个样子看起来好帅!”

xiǎo樱瞪大了双眼。

“好吧,被你打败了。这个家伙看上去”xiǎo樱又望了鸣人一眼,叹了口气:“的确吧,也算帅啦。”

而与此同时,坐在鸣人旁边的女孩更是脸上通红的一片,正低着头玩着自己的手指

荆州市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庄浪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正规白癜风医院
青岛白癜风
张家口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