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求仙则仙 第八百五十二章 刻骨铭心

发布时间:2020-01-16 22:56:56

求仙则仙 第八百五十二章 刻骨铭心

“阿震不是纠缠的人,既然无缘,他索性连心意都不表白,让她能安然地出嫁,他只由衷祝愿阿姜姐姐能得爱人宠溺。”

虽然现在并不是个闲适的诚,唐承念也仍旧听得津津有味。

≠凡npc,总不缺少凄美的故事,唐承念有预感,这故事并不是完结。

因此她立刻问道:“后来呢?”

“后来阿姜姐姐死了。”商壬甫微微垂眸,过了那么多年的事情,说起来,也还是伤心。

这并非因为他与商壬姜也有恋慕的情愫,只不过是商壬姜死得太冤枉。

“她是何时死的?”唐承念问道。

“就在远嫁后不久。她所嫁的人心有所属,在阿姜姐姐嫁去后便被他院落中的心上人虐|杀而死,他不管不顾。”商壬甫咬牙。

承念骤然凝眉:“若有心上人,~~~~~何必来求娶?”

商壬甫冷笑一声:“我们商氏族人联姻,是他们能随便欺辱的么?他们大概想不到,我们会为一个出嫁女伸张,族长亲自出手,将那对狗男女都抓了回来,吊在祖地里一天一刀,凌迟处死。”他并不觉得这解气。

他叹息一声:“只可惜,阿姜姐姐,救不活了。”

“那是阿震心中最难过的记忆,阿姜姐姐死在他情最浓时。”

这样的初恋,自然刻骨铭心,永不能忘。

承念点点头,道:“那就麻烦你们帮我护法。待会儿我和他都绝不能受到打扰。”

这回要施展心魔不灭的对象乃是商壬震,唐承念必须用心而且专心致志才行。

商六甲道:“你放心,这里有我们守着。绝对不会有人能打扰你。”

他已经判断出唐承念是要施展某种法术,虽然他并不知道她要怎么做,但他信任她。

承念看了他一眼,并未多说什么,目光中只有感动。

有人能十成十地信任自己,这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承念很快便发动了心魔不灭,商壬震浑身一震。陷入了梦境中,而唐承念也十分轻松地进驻了他的梦。他们两个人都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托庇起来,缓缓地岗了空中。这样一来,唐承念虽然失去意识不能全心全意搀扶商壬震,不过他们两个都绝对不会摔在地上,被强行从梦中揪出来了。

■出这一切的人自然是商壬甫和薛蒳。

不过。他们要维持这个无形力量必须为它提供源源不断的灵力。更是不能够离开半步,这也就意味着,一旦他们离开不能及时给这无形力量提供灵力,那么商壬震会立刻苏醒。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不得不冒险一回,否则他们只需要将商壬震带走,扔到随便什么地方去就行了。

他们虽然信任商六甲的信任,如今也不免有些忐忑。

。望唐承念能成功吧!

……

承念首先来到了一个漆黑的空间。

这是意识不清醒时尚未完成的世界。等到周围慢慢散发光亮,她所站的地方开始慢慢构建起来。逐渐形成了一个——湖!?唐承念“扑通”一声,掉进了湖里,她没料到会这样,自然没提前准备好要岗水面上,只能狼狈地从湖里面游出来。

这里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似乎是一间偏院,没有人看到她这狼狈的样子。

“不过是个梦,丢脸就丢脸吧。”唐承念拂去一身水草,叹息道。

她走出偏远,就看见了人,不过那商氏族人只当她不存在一样,绕开她走掉。…

“也对,这是多年前的梦,这里自然不会有‘我’的存在。”唐承念并不意外,继续向前走,她能够控制这梦境,首先得找到这梦境的主人才行啊。心魔中的一切是对梦境主人而言最重要的,可能是坏的,可能是好的,唐承念要做的就是操纵它往商壬震不希望它所发展的方向前进。

在梦境中,人总是免不了更重感情,在这里心碎时,人做的决定会比在现实中更决绝得多。

唐承念须得找到商壬震,速战速决。

只是这里面实在太大了。唐承念走了一会儿,忽然恍然大悟,这里不就是商氏族祖地的宅院吗?当时她昏过去,就被商六甲带去了平嘉院暂住,这里显然不是平嘉院,不过风格倒是与平嘉院类似。

这里行走的人们都很年轻,有些人甚至年幼。

唐承念看到了商壬甫,他对于商壬震而言,算是比较亲近的兄长。

商壬甫似乎在一个木牌上写写画画,想必以前商壬甫在商壬震面前做过这件事,所以在梦境回忆往事时,商壬甫才会是这样的角色。唐承念思忖这些人反正也看不见她,便大着胆子走过去偷看,看了一眼便愣住,这不是个木人吗?她想了想,不禁失笑,原来刻木人这个习惯竟然还是父子传承的?

她笑的声音不小,然而商壬甫却根本不为所动,也对,他听不见。

这梦境就像是一个被锁死的怪圈,每个人都做着既定的事情,这才是规律化的npc世界。

紧接着,唐承念便听到了一阵笑声。

这里人人都在做着商壬震设计好的事情,表情都十分平静,笑?这可新鲜。

唐承念循着笑声找去,看到一男一女正在舞剑。

发出笑声的人正是那舞剑的少女,她穿着一身碧绿色的长裙,已然收剑。她的腰被一根墨绿色的带子系着,非常的细,眉眼弯弯,有着极容易引人心动的笑容。少年看起来比这女孩年纪小些,嗓音也十分稚嫩,他呆呆地看着她,喃喃说道:“阿姜姐姐,你就专心舞剑吧,那些伤心事,别再想了。”

这少年眉眼中有唐承念熟悉的神情,她很快便能确定,他就是商壬震。

在梦境里,他也与自己的阿姜姐姐相依相偎。

商壬姜在商壬震这样说了,原本的笑容淡了一些。显然,刚才那个笑容也是她十分勉强挤出来的,如今商壬震这样说,简直像是用力在商壬姜的心上戳了一剑一样,倒提醒她了。

不过,面对商壬震,她不会怀疑,他自然是好心的。

因此她很快又笑了起来,道:“嗯,我会忘记的。”

唐承念恍然,看来,商壬震想改变过去,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替商壬姜解除婚约啊?也对,只有这样,他才不会经历过去的痛。商壬姜不联姻,不远嫁,自然就不会死了。

不过等她接着听下去,才发现事情根本不是她所以为的那样。

商壬姜恹恹地将剑彻底收入剑鞘中,眼底闪过了一丝不甘心。

她有些惆怅,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说道:“阿震,你说……为什么那些人最后都非要与我退婚才行呢?他们真的那么不喜欢我吗?在外人眼里,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怎么在我看来,好像……好像……好像……”她纠结了半天,才吐出最后一句话,“他们是不是都讨厌我?”…

“怎么会呢?阿姜姐姐,你这样的人,他们不懂珍惜,是他们的错。”商壬震贪婪地凝望着她,看着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她的嘴唇,她的脸,她的笑容,她的一切。这一切怎么总是如他所愿呢?长老们总想要将商壬姜嫁给别的修士,最终,那些修士都会提前退婚。商壬姜心中不解,烦厌,便来找他诉苦,疑问。

这世界怎么这么配合他?

唐承念哑然。

原来,商壬震在潜意识里,根本不想让商壬姜嫁给任何人。也许他一辈子都不敢想自己可以与商壬姜在一起,因此,在他的想法里,还是会有别人想要让商壬姜去联姻。但他的潜意识,更不愿意再经历失去商壬姜的痛苦,就用这种办法,让商壬姜永远地留在他的身边。

唐承念环顾四周,忽然警惕起来。

如果她的想法没错,这梦境里不应该只有商壬震才对。

如果那无穷玉中真的有灵魂,他躲在什么地方?若他与商壬震融合,他也该蹦出来了。

找不到另一个灵魂,唐承念就无法放心施为。

就在她寻找“无穷玉”的时候,商壬姜被商壬震忽悠得倒在了他的肩膀上,她仿佛在哭,他的脸上流露着矛盾的情绪。一边是极度的心疼,另一边则是极度的欢欣雀跃,他整个人简直像是要撕|裂成两半,大悲大喜全都写在了他的脸上。商壬震觉得自己简直太幸运了,为什么凡是他希望的,都会成真?他梦想的一切,怎么会来得如此顺遂?如此轻易?这是不是假的?

唐承念摇摇头,转身走出了院落。

她要看看商壬震的梦境究竟有多大,现在看来,另一个灵魂暂时不会出现了。商壬震构建的灵魂大小,细节,复杂程度,直接决定此人的神识,毅力有多强大。唐承念倒不怕跑出去以后会耽误时间,这心魔梦境与那桃源乡可不一样。唐承念在桃源乡里受到迷惑,才会实打实被困了十年。

但是,她还不至于被心魔梦境所糊弄。

这里的一年,在外面,或许只是一瞬。

她有的是时间。

果然,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商壬姜又被按了十几个婚约,当然,无一例外,婚约的主人们全都莫名其妙地上门退亲。(未完待续……)

,:

宁安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忠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治疗男科医院
江苏治疗早泄费用
岳阳治疗早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