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深圳天橋整修疑被轉包花費160萬成本僅2

发布时间:2019-11-09 08:24:41

深圳天桥整修疑被转包 花费160万成本仅25万

广东深圳市盐田区花费160万元整修的6座天桥“未及验收先翻修”,而当事方深圳市路桥集团对事件原因的解释被指为“怨天恨地怪市民”,市民更是质疑工程的质量和工程“非法转包”

在11月8日的发布会上,深圳市路桥集团承认工程“可能存在偷工减料情况”,但不存在工程转包情况而《经济参考报》调查发现,工程至少经过4次“转手”,但接过“最后一棒”的实际施工单位的“关键人物”却“消失”了,诸多细节随之变成谜团

6座天桥未及验收先翻修

深圳市路桥集团盐田分公司2010年12月开始对深盐路的6座人行天桥进行翻修但在完工至验收的半年间,其中的5座桥面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破洞和鼓包反复修补仍未能彻底解决问题,这一情况引发了社会批评和质疑

面对质疑,施工方深圳市路桥集团盐田分公司却解释说,事件原因一是盐田区气候条件特殊、降雨频繁,长期暴晒雨淋,铺设桥面的PU胶与钢板膨胀系数不同导致胶面松脱;二是由于封闭施工阻碍市民出行,投诉太多,被迫提前开放,影响工程质量

11月7日,《经济参考报》来到6座“问题天桥”之一的马庙天桥看到,刚修过的桥面,白色防滑漆颜色仍很新,但不少地方已破损,露出红色的桥板在桥面边缘,本应与桥板严丝合缝的胶层却像是铺在桥上的地毯,用脚轻轻一蹭就与桥面分开

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东部交通局负责工程质量的林枫说,深盐路6座钢结构人行天桥的桥面铺装工程是从2010年12月开始施工,到今年3月完工工程施工面积为3119平方米,总费用约为160万元

他表示,今年7月,东部交通运输局发现天桥桥面“鼓包”、“破洞”等问题后,立即组织施工单位进行了整改,对“鼓包”、“破洞”进行了重新铺装,更换了破损的梯道防滑条目前,工程仍未验收

附近居民王先生说,好了几天又坏,不停来回地修,出问题的还不止一条天桥,现在不找原因不问责,还怨天恨地、责怪市民

更有意思的是,负责具体施工的单位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称“整个工程造价为25万元,包工包料”,并称工程不是从深圳市路桥集团处承包,而是从一名为“曹老板”的手里转包的

对此,不少市民将其称为“豆腐渣工程”,认为工程的非法转包和造价缩水是“桥修修”的根本原因

“桥修修”三大疑点调查

160万元为何变成25万元质量缺陷是“天气特殊”还是“偷工减料”翻修天桥“工艺成熟”为何却漏洞百出对此进行了调查

质疑一:160万元为何变成25万元

林枫说,这160万元包含了81万元的材料费、30 .4万元的劳务费、10万元的管理费以及其他多方面的用费

对市民广泛质疑的工程款变成25万元一事林枫说,这25万元是支付给具体负责施工人员的劳务费,包含在总共30 .4万元的总劳务费中 , 除 了2 5万 元 劳 务 费 , 还 按6 .33%的法定税率纳了1 .9万多元的税,剩余的部分为佳景劳务公司赚取的“利润”

质疑二:是“天气特殊”还是“偷工减料”

施世锋说,出现质量问题的原之一是盐田区气候条件特殊、降雨频繁,长期暴晒雨淋,铺设桥面的PU胶与钢板膨胀系数不同导致胶面松脱

但据了解,深圳市盐田区大约有40多座人行天桥,其他天桥并未出现类似问题而调查发现,这次翻修的6座天桥同属一家公司承建,其中唯冠天桥完工时间还早于其他天桥,同样经历风吹日晒,但并未出现问题

对此施世锋解释说,唯冠天桥是路桥集团作为试验用的桥,试验时在天桥的钢结构上“主动”加装了一层钢筋,然后再铺设PU胶,因此没有出现问题

那为何当初的施工设计没有将天气因素纳入考虑林枫说,因为这6座人行天桥的资金来源是属于清洗刷新项目,没有按照建设工程要求设计

质疑三:“成熟的工艺”为何漏洞百出

据深圳市交通部门有关人员介绍,人行天桥路面铺装的工艺已经比较成熟,工程也已有具体的标准,“因此放心地将工程交给了路桥集团 ” 但为 何却变成了“短命工程”,漏洞百出

施世锋承认说,路桥集团具体负责桥面铺装是2005年以前,之后没有再做过,公司也没有对应的专业技术人员,因此“将部分技术性工程分包了出去”从目前情况看,天桥的施工质量确实存在问题,而且“不排除存在偷工减料的可能”

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东部交通局调研员贾华才说,工程目前尚处于保修期内,交通部门已责成施工单位进行维修整改,并由其对后续的质量问题负责到底同时,对出现的问题将进行调查,如发现确实存在偷工减料问题,将严格追究

关键人物“消失”谜团待解

然而,《经济参考报》采访了解到,深盐路这6座天桥施工方还经过了层层“流转”,但关键人物--接过“最后一棒”实际施工的单位负责人却“消失”了

据施世锋介绍,接到工程后,深圳市路桥集团盐田分公司将工程交给了下属的佳景劳务公司实施,并与佳景公司的施工队长林松林签订了相关合同

而林松林在接受采访时说,他将工程“分包给了一位朋友介绍过来的姓曹的老板,曹老板又找了深圳市昆昂运动场地工程有限公司来“施工”,具体施工单位情况、价钱他并不知道,没有签订任何合同,也不知道“曹老板全名叫什么,号码是多少”

然而,就在这么多“不知道”中,林松林却表示已经将25万元工程款全部以现金方式交给了“曹老板”

而辗转找到深圳市昆昂运动场地工程有限公司负责人“王总”后,却再也无法联系上该人从8日下午到9日连续多次拨打该,始终无法接通

据《最高法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等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劳务分包是指施工总承包企业将其承包工程的劳务作业发包给具有劳务作业资质的劳务承包企业完成的行为而工程转包是指承包单位承包建设工程后,不履行合同约定的和义务,将其承包的全部建设工程转给他人或将其承包的全部建设工程肢解以后以分包的名义分别转给其他单位行为

劳务分包是法律许可,而工程转包则被明令禁止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中也明确规定,禁止分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工程再分包

佳景劳务公司在“没有合同,也不知道名字”的情况下将数十万元的工程承包给“曹老板”,是否合法管理是否规范而曹老板再将工程承包给深圳市昆昂运动场地工程有限公司,是“非法转包”还是“合法分包”

深圳路桥集团称“只对林松林负责”,而林松林对各种情况“不知道”,知道情况的关键人物却“消失”了诸多细节随着“王总”的“消失”而变成了谜团

“玩失踪”并不能解决问题专家认为,深圳市有关部门必须进行客观而公正的调查,澄清迷雾,保质保量修好天桥,给公众一个交代

生物谷
急性腹泻饮食注意事项
云南生物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