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最强剑神系统 第四百五十八章 谁更嚣张(中)

发布时间:2019-09-26 00:34:56

最强剑神系统 第四百五十八章 谁更嚣张(中)

就在这四名大炎皇宗弟子即将出手的刹那,一道噙着些许讥讽的轻笑声自街道的后方缓缓响起,旋即盘旋在人群中央久久未散。

观望的诸宗弟子脸色都是一变,任谁都听得出这话语中的讥讽。

在如今的剑域中,居然还有人敢如此嘲讽大炎皇宗?

阜阳的脸色逐渐涌现出些许阴冷,其目光扫向声音的来源处,只见那里有着一行人浩浩荡荡而来,而为首的赫然是天罗宗的王瑶钥,“怎么?天罗宗诸位平日里对于这样的事情不是睁只眼闭只眼,如今是想要插手吗?还磨蹭着做什么,动手!”

“诺!”

四名大炎皇宗弟子轻声应道,双脚一踏间便是向着谈墨暴掠而去,这四人显然是经常联手对敌,因此行动极为有默契,身形一闪便是组成阵型,将谈墨包围在其中,拳头顿时携带着可怕的剑罡,向着谈墨的周身要害之处砸去,刁钻狠辣比。

而对于眼前这突如其来的攻势,谈墨却是视若未睹,他整个人如同失了魂似的,艰难的站起来,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震惊之色,口中喃喃道:“怎么可能?这是他的声音,不,他已经陨落了,这是宗主以及慕辰长老亲自断言,只是这世间还有如此相似的声音吗?”

唰!唰!唰!唰!

蕴含着可怕力量的拳头撕裂空气而至,谈墨这时才意识到自身的处境,当瞧见这轰轰而来的拳头时,他的眼中顿时涌现出狰狞之色,欺人太甚,我谈墨就算已是强弩之末,又岂是任人宰割的软柿子,只是在谈墨试图出手反击的刹那,他的四肢徒然有种阴冷比的感觉。

谈墨猛的低下头望去,只见自己的双手已经双腿处竟是有着一层冰霜弥漫

最强剑神系统  第四百五十八章 谁更嚣张(中)

。就是这曾冰霜让他渐渐失去对四肢的感知,同时体内流转的真气也变得比缓慢,“槽糕,是冰炎剑宗那些混蛋……”

尖锐的劲风扑面而至,谈墨脸色越发的狰狞,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拳头轰轰而至,然而就在这四人的拳头即将砸向谈墨身体的刹那,一道黑影猛然自谈墨后方闪掠而现,携带着可怕的劲道,准确比的扫向这四名大炎皇宗弟子。

砰!砰!砰!砰!

撞击声顿时响彻而起。这四名大炎皇宗弟子皆是如遭受重击般向着后方退去。眼神惊疑不定的望着这道黑影。而这道黑影在击退四人后便是横插在地面的石板上,轻轻晃动着,赫然是一柄锈迹斑斑的铁剑。

百余道目光皆是汇聚在这柄铁剑上,脑海中不禁泛起一种滑稽的感觉。就是这柄废剑击退四名天罡六重的存在?别开玩笑了,随便一名入道九重修行者都可以徒手捏碎这柄铁剑。

谈墨也是目瞪口呆的盯着这柄铁剑,旋即他便是见到一道白衣如雪的身影在自己正前方缓缓而现,而后一双白皙如玉的手不紧不慢的握住那柄铁剑。

这双手比起任何女人的手都要修长,都要白皙。

这道身影看似单薄,但却给人一种挺拔修长的感觉。

望着这双手以及背影,谈墨心脏竟是不受控制的砰砰加跳动起来,那些原本被淡忘的记忆如同锋利的刀锋般,异常迅猛的从他脑海深处撕裂而出。充斥着他的整个脑海。

“谈墨,才短短半年的时间而已,你竟已是天罡七重的修为,看来这段时间内,大伙儿的进步都很大。”握住铁剑。苏败缓缓转身,望向这张因为自己出现而变得目瞪口呆的谈墨,嘴角处掀起一抹轻轻浅浅的笑意。

“你是是……苏败!”

震惊中掺杂着些许颤抖的声音在谈墨口中传出,他难以置信的望着这张记忆中的面容,这个逐渐被琅琊宗,甚至剑域淡忘的名字就这般再次出现在众人的耳旁。

“苏败?这怎么可能?苏败领袖在半年前不是已经陨落了?”谈墨两侧,数名神情狼狈的琅琊宗弟子也是目光呆滞的望着这道持剑的白衣身影,眼珠好似要瞪出来似的,他们的心脏也是不受控制是砰砰加跳动着,这张脸,这道身影,他们太熟悉了。

苏败?莫非就是那名让沧月剑子时刻惦记,念念难忘的琅琊宗弟子?不过那名弟子不是在半年前就已经死了,怎么会还尚在世间?

其余诸宗弟子都是惊疑不定的望着苏败,眼中露出一抹沉思,而阜阳神情也是一怔,好半响后方才反应过来,眸瞳中迅速有着凛冽的寒意涌现出来,“这就是让沧月剑子倾心的男人吗?若真是他的话,那么他还真沉得住气,到现在才该露面。”

“怎么?诸位好像都希望我死了。”苏败望着那目瞪口呆的谈墨等人,轻笑道,同时他眼中也闪过一抹沉思,生以及瑾萱师姐他们应该还没回到琅琊宗,否则谈墨他们应该会知晓我尚在的消息。

听着苏败的打趣,谈墨想笑却笑不出来,不过当他目光触及苏败其后的大炎皇宗弟子和冰炎剑宗弟子时,眼瞳剧缩,连忙走上前,压低声音对着苏败道:“,你现在赶紧进宗门驻扎地,不要在这里久留。”

谈墨比谁都清楚苏败若是出现在这里将会意味着什么,他们琅琊宗之所以受到其他宗门弟子如此排挤,其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家伙,而这家伙未陨落的消息传开,往日里扬言要教训苏败的家伙肯定会蜂拥而至。

谈墨所想的,苏败又岂会看不出来。

只是对于那些所谓的剑域天才翘楚,他还真是没放在眼里,因此,苏败只是冲着谈墨笑道:“不急,至少在回宗前要找回下场子,我记忆中的琅琊宗可未曾如此窝囊过。”

“找回场子?啧啧,如今就算悲恋歌也不敢这样说为琅琊宗找回场子,你这个做了半年乌龟的人倒也敢说的出来。”

“呵呵,今日我阜阳倒是要看看,到底是怎么样的人物居然会让沧月剑子公然拒绝我皇玄夜师兄的追求。”听到苏败要找回场子,阜阳脸庞微抽,旋即一抹狰狞的笑容立即浮现出来,只见他袖袍一挥,厉声喝道:“打趴他!”

“诺!”先前被铁剑所击退的四名大炎皇宗弟子顿时恭敬的应道,旋即眼神颇为不善的盯着苏败,对于苏败他们也有所耳闻,他们依稀记得传闻中,苏败陨落的修为只是半步天罡左右,而如今充其量也只是天罡一两重而已,而自己等人则是天罡五重的修为,这等阵容轻而易举就能够将这小子给打趴下。

想到这,这四人口中纷纷发出一道低沉的嘶吼声,向着苏败猛扑而去,雄浑比的气息在四人体内汹涌而出。

“速度点,别磨蹭!”阜阳还不忘嘱咐一番,他微笑的看着那如同饿狼般扑向苏败的四人,嘴角处泛起的狰狞笑意也渐渐扩大,只是这抹笑意很就凝固住,只见那些猛扑而去的大炎皇宗弟子距苏败还有半丈左右的刹那,便如同中邪般止住身形,而后,一道道沉闷有力的撞击声在街道上响起,这四人身体如遭受重击般,纷纷向着后方落去。

而后者,正挥舞着拳头,一脸平静的向着自己走来。见到这一幕,阜阳眼皮轻微一动,“有几分本事,看来我不出手不行了。”

“呵,阜阳兄你下手可要记得分寸,这家伙毕竟是沧月剑子看重的对象,若是下手狠了,沧月剑子非得找你麻烦不可。”

一旁,白衣青年见苏败云淡风轻的将四名大炎皇宗弟子击退,眼中掠过一抹诧异。

“沧月剑子我倒是不怕,我就怕皇玄夜师兄,毕竟他说过要亲手教训这家伙……我现在岂不是抢了他的猎物。”声音一落,阜阳身形直冲而起,体内雄浑比的真气便是翻滚而出,他右手紧握的刹那,这些真气便在他的拳头处汇聚,而后可怕比的剑罡荡漾而现,阜阳这一拳便向着苏败的脸庞直接砸去。

呼!呼!

尖锐的破风声骤然响起,众人望着突然出手的阜阳,身体皆是紧绷起来,这阜阳还真是狠辣,一出手就是动用力。

苏败见到这家伙还敢如此嚣张,面庞上也是有着一抹冷笑泛起,就在阜阳拳头即将来临的刹那,他的左手不缓不慢的扬起,竟是准确比的挡在阜阳的拳头上,轻易的将阜阳这一拳上所蕴含的力量抵挡下来,而后苏败的左手便是轻轻一握,顿时间,骨骼崩裂的声音便是在众人耳旁泛起。

只见阜阳的脸色瞬间变得惊恐比,一股磅礴比的力道从苏败的手指上泛起,在这股力量前,他天罡九重的修为竟是显得如此卑微。

“这怎么可能?”汗珠至阜阳的额头处翻滚而现,就在他试图挣脱开苏败的手掌时,苏败那平静的有些过分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谈墨,剑域允许杀人吗?”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在线答疑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在线询问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qq在线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口碑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口碑咋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